澳门娱乐城当前位置:主页 > 澳门娱乐城 >

共享单车业务可能暂时被搁浅

时间:2018-09-11 16:04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此外,据财经网报道,ofo还拖欠了云鸟、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的欠款。
 
  与此同时,最近两个月,界面新闻记者在北京多个不同路段实测后发现,因为ofo在路面上流动车辆减少,同时报修率变高,小黄在路面上的有效可骑行车辆极速降低。“共享单车的生命周期一般是三年,现在已到了产品的拐点,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维护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共享单车平台的产品经理表示。
 
  今年ofo的重点是效率和商业化,面对沉重的运营成本,ofo在追求独立运营的路上开始不断尝试。6月中旬,ofo开始尝试B2B,其业务负责人邵毅表示,ofo B2B项目(车身广告)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。ofo还强调自己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已实现盈利。
 
  不过,其自身的造血能力,在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、动则过亿供应商欠款面前依然杯水车薪。
 
  5月中旬,戴威在一次百人动员大会上表态说,ofo要保持独立,他不想让步。“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,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。”
 
  “这六千万的借款是给ofo发工资用的”。知情人士透露,不过当下,戴威和ofo已没有了更多选择。据知情人士向界面记者透露,近期,ofo的确再次收到了一笔来自于阿里的借款,数额接近6千万左右,这笔钱和融资无关。这已不是阿里系第一次借钱给ofo续命,今年3月4号,在ofo的资金链紧张的时候,ofo通过将共享单车抵押的方式获得来自于“阿里系”17.7亿元人民币的救命钱。
 
  这两笔钱都发生在ofo融资间隔半年左右,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。
 
  相较于半年前,这笔接近6000万的非融资性质的借款无疑凸显了ofo尴尬的境地。在ofo原本就错综复杂的股东角力中,阿里系通过加码其上一轮债权融资,已经能和其机构大股东滴滴一较高下,双方的相互钳制,也让情况更为复杂,滴滴和阿里若不能达成一致, 滴滴和阿里任何一方都不可能顺利接盘。
 
  去年11月,滴滴和ofo矛盾公开化后,戴威便带着ofo孤注一掷的踏上了一条艰难的独立求生存,不断探寻商业化之路,但显然情况不容乐观,至今,ofo依然处在危局之中,迷局依然未解,滴滴、阿里系、戴威三方的纠缠还在进行中。
 
  此时,在三方的谈判之中,阿里最无所谓,毕竟ofo通过资产抵押给其的那笔借债尚未还清,此时收购ofo对它而言,并不是最佳时机,债转股,低价接盘可能性最大;滴滴虽有收购的动力,但如今它因安全问题,主营业务“网约车”正面临着强监管,作为场景补充的共享单车业务可能暂且搁置,从此前释放出来的信息来看,滴滴也采取了用时间换取价格的谈判方式,尝试低价收购ofo。
 
  时至今日,随着供应商和ofo矛盾公开化,市场留给戴威和ofo的时间和空间几乎都没有了,如再不能顺利出售,这也许是属于ofo的最后时刻。
 
  “我反而觉得当时的闪电战打得有点儿慢,如果再快半年效果会更好。2016年我们最遗憾的事情就是进入城市太慢了,非常可惜。“谈及2017年春节前后的闪电战,戴威依然觉得‘有点儿慢’。
 
  不过,在当时,戴威的确有这个底气,彼时,方兴未艾的共享单车市场成为风口,众多VC排着队入场。据公开资料,仅当年9月到10月,ofo获得B和C轮融资,两轮融资累计近9亿元。 彼时,摩拜也拿到了接近8亿元融资。
 
  此时,两个头部玩家的战争一触即发。
 
  “3个月结束战争”。2016年9月份,朱啸虎放出豪言。他认为,中国互联网活下来的最重要一点,就是成本低,摩拜布一辆车,ofo可以布10辆。
 
  2017年1月11日,ofo宣布启动“2017城市战略”,计划到1月22日,以“一天一城”的速度,在10天内密集进入11座城市。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2017年春节之后,ofo将会把覆盖城市数提高到100座城市以上,目前单车产能已达到竞争对手的十倍以上。据第三方数据平台艾瑞咨询资料显示,截至2017年3月份,ofo一共覆盖46座城市,而摩拜也进军了33座城市。
 
  除了铺车占市场外,ofo和摩拜之间还掀起一轮红包车、免费骑、免押金三级“价格战”。
 
  去年9月7日,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下达命令,要求北京市暂停共享自行车新增投放。随后,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等12个城市按下暂停键。这样意味着ofo围剿摩拜的战略失败,而此时,ofo的资金链也开始出现问题,去年6月,腾讯科技曾报道,ofo天津刘园仓储拉横幅讨债ofo,横幅内容显示“小黄车还我血汗钱”。
 
  蒙眼狂奔攻占城池的同时,又因为价格战,ofo的资金持续吃紧,开始出现危机。
 
  财新周刊援引一名了解ofo财务状况人士的消息称,截至2017年12月1日,ofo动用30亿元押金,账面可用现金仅剩3.5亿元。
 
  雪上加霜的是,随着和滴滴矛盾的公开化,ofo在资本市场上开始出现阻力。
 
  背离资本
 
  和滴滴矛盾的公开化,是ofo陷入绝境的开始。
 
  近日,自媒体略大参考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,和滴滴矛盾的公开化,是因为一笔悬而未定的投资。在滴滴撮合之下,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和戴威就投资一事进行了面谈,并当场手写下了投资意向书。“投资文件在2017年七八月份便已拟好,只待签字。”不过,随后,滴滴以内部反腐等理由反复劝说,导致软银迟迟不签字。
 
  这笔钱后来成了空头支票。
 
  与此同时,按照15亿美元的融资金额,ofo制定了新的市场策略,开始大规模投放单车进行扩张, 进入终极大战状态。 接近滴滴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,“2017年年初,ofo的资金链已出现问题。”
 
  不过,上述人士认为,去年7月,程维派滴滴的高级副总裁付强、财务总监柳森森、开放平台负责南山等入驻ofo,接手了运营、财务、市场等核心领域,架空了戴威。“这才是根本原因”。
 
  而在此期间,其经过了合并迷局。
 
  “摩拜和ofo再继续打消耗战没有意义,这样对双方损伤都非常大。在还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合并需要大智慧和大格局。”去年12月,曾扬言三个月结束战争的朱啸虎改口了。
 
  合并则意味着戴威可能失去控制权,这是其所不能接受的。“非常感谢资本”,去年12月18日,他说,“但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,创业者应该与投资人良性互动”。
 
  不过,彼时实际上合并弊大于利。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共享单车投资人均表示,价格战已经打乱了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型,同时,另一方面,此前,据界面新闻深度调查后统计,去年,为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转,ofo每月的开支达三亿人民币。
 
  今年3月,在融资停摆9个多月后,ofo将其资产共享单车悉数抵押阿里系,拿到其的17.7亿人民币的救命钱,在和滴滴矛盾公开化后,戴威想通过借助阿里的力量和滴滴博弈,希望能破局,但事实上,这笔借债无疑是饮鸩止渴,毕竟阿里系还有一个亲儿子哈罗单车。
 
  同时,这笔借债,无疑更加激化了其和滴滴之间的矛盾。滴滴、阿里、ofo继续陷入僵局。今年4月,摩拜卖身美团,随后,ofo卖身滴滴的传言数次被传出,但ofo还是继续否认。
 
  不过,此时,滴滴若真想收购ofo,也需要说服阿里,达成一致。“之前摩拜的尝试证明,通过单车这个入口切入网约车业务的可能性不大,这就意味着ofo对于滴滴而言,至少没以前那么重要了。”接近摩拜的知情人士向界面记者透露。而此时的滴滴,面临着监管的压力,共享单车业务可能暂时被搁浅。
 
  “若滴滴让步给阿里,那则意味着滴滴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阿里又有哈罗单车这牌在手上,阿里加码共享单车是想通过这个移动支付入口去拓宽下沉用户,现在,哈罗单车在三四线城市市场占有率比ofo要高,对于阿里而言,收购ofo仅仅是锦上添花,并非雪中送炭。
 
  从目前释放出来的信息来看,滴滴和阿里都不着急,均采取了用时间换取价格“消耗战”的方式进行谈判,只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来自供应商等内外的共同压力,如滴滴和阿里不能达成一致,曾多次宣布要独立发展的ofo或迎来属于它的最后时刻。
 
  最后时刻
 
  ofo的内外矛盾正在用一种不体面的方式从下而上的开始爆发。
 
  6月,《财新周刊》援引一名了解ofo财务情况的人士称,提供的截至5月中旬的ofo财务数据显示: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,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,合计欠款15亿元,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,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。
 
  7月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称,有ofo智能锁通信服务商表示,由于ofo超过半年未支付智能锁通信服务费,该服务商将对其服务的300万辆单车智能锁停止服务。
 
  8月31日,上海凤凰发布诉讼公告称,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ofo运营方)赔付货款6815.11万元。
 
  这是ofo首次被供应商起诉。
 
  今年年初,据知情人士向界面记者透露,ofo拖欠的供应商尾款包括,雷克斯7000万、富士达3亿元、科林、凤凰分别是7000多万、飞鸽则是1亿多元。“截止目前,还了集团将近一半(尾款)”,富士达相关人士表示,随着上海凤凰的诉讼,之后将会有更多的供应商走法律途径。